bokee.net

律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一律师被带离后受伤称被打

    6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,石景山区人民法院第10法庭庭审现场,律师邹先生被法警带走,一小时后再次出现时身上现多处伤痕。邹律师称法警认为其扰乱法庭秩序,对其进行殴打。法院法警队长称当时系正常执法,而对于是否打人,队长未作答。

  庭审现场被带走

  6月13日上午,北京营天律师事务所律师邹先生到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开庭。邹律师介绍,他为一名80余岁的老太太代理一桩普通的民事案件,开庭是在法院3楼第10法庭,老太太以及她的女儿赵女士都到了庭审现场。

  邹律师介绍,由于被告因病没有到场,法官表示不开庭。但原告女儿赵女士却坚决不同意,并跟法官理论,情绪非常激动。

  随后,3名法警推门而入,要求赵女士安静,但赵女士情绪依旧激动,并与法警理论。邹律师说,当时他向法警建议称:“你们不要与当事人直接对话,只维持秩序就行了。”法警便走到他的身边并质问他是谁。在得知其身份后,法警便要带邹律师出去。

  身体现多处伤痕

  张律师(女)是老太太的另一名代理律师。据她介绍,她一路跟随三名法警,来到楼道电梯旁,并一起挤进电梯内。但她随即被法警推了出来。

  张律师称,“当时我非常着急,四处没有找到人,法官说他们跟法警不是一个系统,需要协调,直到一个小时后在第5法庭我才再次见到邹律师。”她称,当时邹律师斜靠在椅子上,低着头,衣领已经破了,头部、颈部有明显伤痕。当天下午,法院的法警队长以及相关负责人跟他们谈判,称执法不当,并问邹律师有何要求,但邹律师并未提任何要求。

  根据张律师提供的一份视频显示,在法庭大厅内邹律师被人搀扶,胳膊、头部以及颈部有伤痕。

  昨天上午,赵女士称,她一直在跟法官理论,当时她情绪很激动,双方发生了争吵。“当时邹律师并未说什么,还在一直劝我,要是带走也应该带走我。”赵女士称,她极力阻拦法警带走邹律师,拉扯中她的胳膊也受了伤。她挽起衣袖,两只胳膊的大臂有明显的淤青。

  另外,当时在庭审现场旁听的三人也互相证实,邹律师被3名法警带进了电梯。1个小时以后,邹律师再次出现,脖子、胳膊以及头部都有明显的外伤。6月14日,上述三人写下了当时的事情经过,并签上名字表示愿意为邹律师作证。

  律师自称遭殴打

  在邹律师提供的一份石景山医院的诊断证明上显示,其头外伤神经反应,头皮血肿,全身多发软组织伤。

  邹律师称,他被带入电梯后,法警照着其下体便是一脚,电梯从3楼到了1楼,他被推出来逼在了楼道内的墙角处,法警用对讲机天线处狠狠戳其胸口。邹律师揭开上衣,胸口有一圆形的伤口。

  “整个过程只有一名法警动手,另外两名在旁看着,打人者身材魁梧,警号为110XXX。”邹律师称,他记清楚了打人者的警号,并表示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
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法院的法警队长,队长称已和当事人谈了,当事人没提什么要求,法警是按照要求正常执法。记者反复询问当时法警是否打人,队长以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为由未作回答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(原创)还用签书面劳动合同吗?

下一篇:(原创)房子到底应该是谁的?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